阿里的“新制造”,要开启产业互联革命了?

导语

华南零售行业全渠道商业联盟,简称“南零商盟”,华南时尚行业CIO联盟和广州鞋服行业信息化联盟、华南CIO联盟、华南智慧商品联盟唯一联合指导交流社群,汇聚服饰、时尚行业新零售全渠道搭建双方的精英联盟;

| 专心 | 专业 | 专研|

时尚行业信息化第一微信公号

   


消费互联网创造了BAT,TMD与PQK等万/千亿级企业和一批批财富新贵。互联网的下半场, 产业互联的黄金十年,很可能是我们这代人阶层跃迁的最后机会。

从消费互联网时代崛起的互联网巨头,必然会进一步进行产业链布局和推进,我们最常看到的 阿里、腾讯,正携海量客户与资本,不断在各大产业中寻找新的场景,切入主产业链中,从后向前掌控产业链,获得新的成长空间。

阿里的“新制造”,要开启产业互联革命了?

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演变和进化,还是有一定规律可循的,对此我们可以进行抽象模型化分析,来寻找新的机遇和趋势,发现新商机新利润,提前布局与占位。关于演变规律的探讨可以参见最近的视频:

传统企业 或者选择紧紧跟随巨头一起共舞,在巨头们探索以后,迅速的加入生态,一起共襄盛举,跟随先知先觉,革命后知后觉。毕竟有巨头在前面探路,心里会踏实一些。

2016 年,马云就提出了“五新”并强调“五新”会对各行各业发动巨大的冲击和影响。随后,菜鸟驿站、盒马鲜生、阿里云,朝着线上线下融合、做大消费市场的方向一路狂飚。

阿里的“新制造”,要开启产业互联革命了?


·01

破解中小企业库存难题

一场疫情, 暴露了服装产业的沉珂——高库存率。

2020年初,本该在橱窗中点缀街景的春装,却堆积在仓库中错过了整个春天。多家服装企业火速上线淘宝、天猫店铺,尽可能缓解库存压力。“中国服装第一街”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里,更有商家在直播间“9.9元一斤”清库存。

阿里的“新制造”,要开启产业互联革命了?

部分淘宝直播商家此前深受库存之苦。“我们采取的直播预售模式,预售当天常常卖爆,我们忙着加单补货,后续又因消费者过久等待退单、不合适退货,造成库存积压。”淘宝商家介绍道。

当时处于保密期中的“犀牛工厂”悄然运行,2018年年底与“烈儿宝贝”达成合作。依托阿里巴巴“新制造”的柔性供应链能力,烈儿宝贝预售周期缩短60%,无货退款率显著下降。

对此感受明显的还包括一些达人、小众设计师等群体。

淘宝店铺FANO是一对夫妻创立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定位细分,受众群体覆盖面较小,单笔订单较少,但对品质要求较高。此前,受限于订单规模,FANO的产品只能交由行业中的小型工厂代为加工,品质与交期稳定性不足。

2018年9月起,FANO每周上新的牛仔服装基本上都交由“犀牛工厂”生产,最少的一笔订单只有100件。尽管订单量少,但品质不降反升,退货退款率双双下降,牛仔品类销售GMV整体提升了5倍。

“ 行业不缺做小单的作坊,但可持续小单快反生产的平台目前只有‘犀牛工厂’,只有可持续性的柔性供应链对我们才有价值。”该牛仔服装负责人说道。

小批量、快反应的柔性供应链,最大程度降低了试错成本,极大减轻了库存成本,为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更强的韧性。

·02

犀牛智造与传统制造有啥不同?

阿里希望将犀牛智造工厂打造为一个新物种,横跨制造与销售。犀牛智造希望商家可以像使用云计算一样使用犀牛智造服务,从客户需求出发,运用云计算、IoT、人工智能等技术,连通销售预测和柔性制造来建设新工厂。

相较于传统制造,犀牛智造最大的特点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生产效率的提升,另一个是利用数字化技术让生产变得更灵活。

以服装生产为例,制造商往往需要提前4-6个月组织生产,夏季生产羽绒服、冬季生产短裙,这种反季节生产模式十分常见。这样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在市场环境或气候变化时,容易出现爆款准备不足,或是产品滞销的情况。

犀牛智造的上线, 就是为了帮助中小企业解决生产供应链中的一系列痛点,包括打破供需不匹配、预售预测难、商家快速反应难等问题。

根据阿里巴巴方面的介绍,犀牛工厂目前已经能够实现生产端到端、全链路的数字化。在商品生产前,犀牛智造通过对销售端的数据洞察直接与设计、生产端打通,能做到精确预测单品在未来一段时间的销售量。

·03

工厂只是新制造的载体

即便是以服装行业作为切入点,犀牛智造也依然任重道远,在这个生态体系中,除了犀牛智造目前服务的淘宝天猫卖家和品牌商,还有原材料商、面料商、加工商和中间的批发商,犀牛智造只有不断升级迭代自身的数字能力和服务客户类型的能力,才能将服务开放给更多的合作方。

对于犀牛智造工厂未来是否具有可复制性,伍学刚表示,阿里做的既是一家工厂,又不是一家工厂。如果说它是一家工厂,细胞要非常健康,才能基于它做复制,所以团队对第一家工厂进行了大量的数字化创新和研发。

阿里的“新制造”,要开启产业互联革命了?

“但我又认为这不是一家工厂,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对技术的框架、商业模式的设计是朝着1000家甚至几千家工厂设计的。比如,所有的技术的架构都可以远程升级和迭代,研发产线功能要升级迭代,只要在总部或实验室按一下操作键,就可以像苹果iOS系统或者特斯拉一样远程升级。

远程升级不是很牛的技术,它反应了一种设计理念。新制造一开始的设计理念,就是要成为数字化、智能化的制造平台,工厂只是平台里的一个载体。” 伍学刚认为,过往的工厂无法作为新制造的载体,是因为传统的大规模制造不能满足商家数字化按需制造的需求,所以阿里才要创新载体。未来,犀牛智能模式将对全社会开放,进一步帮助中小工厂,提升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

值得关注的是, 当阿里以服装行业作为切入点创新载体时,是否对现有的B2B平台形成冲击?阿里后续是否会从服装行业延伸到工业品领域?伍学刚表示,这是非常大的产业,大到可以容纳不同形态,不同角色一起共建生态。

相比较普通的制造工厂,犀牛工厂在设备上、人员管理以及整体的运营体系上都更加智能化,效率更高,可以说是一座数字化工厂。就像犀牛智造平台CEO伍学刚说的那样,“新制造不是为了颠覆制造,而是为中国制造找新未来,让‘Made in Internet’成为现实。”

另外,相比较普通的制造厂,从接单的来源以及产品的特性上来看,犀牛工厂更多的还是为天猫淘宝中小商家进行服务,还是阿里体系内的一个循环。

3年磨一剑 犀牛智造拼上“五新战略”最后一块版图

一般情况下,阿里新业务从立项到正式推出都会经历一段时间,长短不一,基本上在一两年左右。不过,像犀牛智造这样低调准备了3年的业务线,在阿里内部还是少有。而这,中也能从侧面看出阿里对于新制造的看重。

说起新制造,就得将时间拉回2016年,那一年阿里提出“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的“五新战略”。其中,以盒马、蚂蚁集团、达摩院以及城市大脑等新零售、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能源战略不断发展,只有新制造一直不听声响。

需要注意的是,新制造并不是阿里刻意造出的名词,而是适应当下新时代发展而诞生的产物。当前,在新消费时代下,消费者开始追求个性化、多元化的品质消费。同时,在疫情和国际贸易环境的双重影响下,主打规模化、批量化的工厂,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而一些量少的中小品牌商家却得不到重视。

在阿里的理念中,新制造意味着数字技术对传统制造业的深度重构,实现制造业的智能化、个性化和定制化。简而言之,工业时代的制造业考验的是生产一样东西的能力,数据时代考验的是生产不一样东西的能力。

其实,早在2017年8月,阿里便低调启动“犀牛智造”,这个专门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数字化智能化制造平台,率先在服装行业开始了新制造的探索。只是,由于是一个全新的产物,所以一直在摸索和探索中,并未对外公开,在阿里内部也一直是个保密项目。

而“犀牛工厂”的正式登场,意味着自“新零售”之后,阿里巴巴“五新战略”再下一城。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在试点运营2年多的时间里,犀牛工厂已累计为200位淘宝天猫商家、主播、时尚达人等提供生产服务。天猫淘宝总裁蒋凡指出,未来20年,我们相信从生产到终端销售一定会实现全应用的数字化和智能化。

商家的共享工厂 “犀牛智造”到底新在哪里

“相信有一天,我们的智造能力可以像今天的云计算一样被调用,实现生产的云端化,从而大幅降低社会资源的浪费,商家也可以更加专注于商品的设计、品牌的打造和客户的服务”,这是蒋凡对“犀牛智造”的期望。

从官方的介绍中可以得知,对比传统制造厂商,“犀牛智造”最大的不同便在于其生产理念以及数字化应用上。其中,相比较传统制造厂商大规模、批量化生产的特性,“犀牛智造”可做到100件起订,7天交货。简单来说,“犀牛智造”是需求驱动,市场和消费者要什么就生产什么,为量少的中小品牌商家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借助“犀牛智造”,品牌商可以根据实时的销售情况进行款式的调整,响应潮流,以降低风险。3年时间的积累,“犀牛智造”也一步一步跑通了小单起订、快速反应的柔性制造模式,通过洞察需求和数字化制造,商家真正做到了按需生产。


不过,目前“犀牛智造”更多的还是面对淘宝天猫上的商家,不会面向C端的消费者提供服务。在他看来,“新制造听起来高大上,对商家来说就是一家聪明的共享工厂,我们接小单、急单。所以90%的客户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宝天猫上的新品牌。”

让中小企业从繁重生产中解脱出来,具备与大企业竞争的关键能力,这是“犀牛智造”带给商家最直观的感受,而在这些新制造能力的背后,也是阿里在技术上不断投入的结果。

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过去3年,“犀牛智造”投入大量的研发资源,获得了超过60个在服装制造领域的专利。对比传统制造商应对能力差的弱点,“犀牛智造”会通过AI技术,从淘宝天猫、社交资讯、潮流趋势等大样本中,洞察出消费需求,给到品牌商“该款式下个月能卖出多少件”的销售预测建议,指导品牌商生产爆款产品。

从变革服装行业开始 “犀牛智造”未来还要做笔几十万亿的生意

单从“犀牛智造”的理念和模式来看,不由得让人想起去年兴起的C2M风潮。只不过,“犀牛智造”更像是B2M,面向的还是B端商家,进行小批量、个性化定制。

对于为何选择从服装行业垂直切入,伍学刚解释称,制造行业是链路很长的行业,我们必须在行业真正创造出价值,因此要选一个垂直行业垂直做深,把价值真正做出来。这就要求,选择的行业是一个大行业,行业痛点要很深,阿里做这件事情相对于别人来做有相对优势,而服装行业完全符合“犀牛智造”的定位。

数据显示,服装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中国的服装市场规模高达3万亿,是消费品市场最大的品种之一。服装行业的痛点,尤其是针对中小企业,首先是库存问题,因为服装的时尚属性、产品的生命周期极短,又受潮流、天气等诸多因素影响,传统的以产定销的商业模式造成巨大的浪费,因为各种原因导致库存打折浪费高达数千亿。

并且,服装是阿里巴巴电商平台最大的销售品类,已经拥有万亿级别的销售规模,可以通过数字洞察、利用算法模型,发现市场机会和做出预测,帮助中小商家进行精准地开发和生产

不过,伍学刚还表示,从服装行业切入,不是说阿里做新制造只做服装行业,在服装行业后会逐步扩宽服务的行业。

在他的心里,“犀牛智造”瞄准的是一个几十万亿级别的市场,未来也不单单只做文化衫。伍学刚认为,新技术一定会助力制造业的发展。今天中国90%以上的机器没有互联互通,都是一个个独立的载体,如果把这些全部打通、智能化,将彻底改变经济发展的方式,这里的机会巨大,我们只是吹响了号角,未来十年十五年制造业产业端的数字化一定会风起云涌,绝对不亚于今天的互联网。

三年时间,“犀牛智造”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前期营造的神秘感以及投入,足以见得阿里集团对该新业务的重视。不过,制造业的变革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造几个新词就行。就当下来看,犀牛工厂展现出了传统工厂不可比拟的优势,但是目前仍只是面向服装行业以及内部商家的一个试验场,未来在别的领域能否跑通,还需要时间的验证。



扫一扫下面二维码 加我哦!
商业合作 人才交流  信息共享
申请加入时尚行业信息化高管大咖交流群

阿里的“新制造”,要开启产业互联革命了?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华南时尚行业CIO联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