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俱网(www.CIOClub.net)时尚消费品企业转型及精英汇集的共创平台

  • 公司地址
    中国,广东,广州
  • 联系电话
    171-0185-4090
  • 给“薇娅们”打工的广州服装人:困在产业链的最底层

给“薇娅们”打工的广州服装人:困在产业链的最底层

行业资讯 | 2022年6月2日 17:55

以慢节奏闻名的广州,有这样一个不同的地方,每个人都忙碌得热火朝天,仿佛时间以二倍速行进:有拉着小拖车行色匆匆的货运人员,有争分夺秒理货的店员小妹,更少不了双手拎着黑色、白色大塑料袋的外来客。   ...

以慢节奏闻名的广州,有这样一个不同的地方,每个人都忙碌得热火朝天,仿佛时间以二倍速行进:有拉着小拖车行色匆匆的货运人员,有争分夺秒理货的店员小妹,更少不了双手拎着黑色、白色大塑料袋的外来客。

 

十三行里的新中国大厦人潮拥挤(图源:刘菁菁)

 

这里是广州的十三行批发街,是广州纺织服装产业链的最后几环,街道仅长400米,但却汇集了新中国大厦、红遍天大厦、东方红服装批发市场几个批全国闻名的批发市场、数万家店铺,是广州最赚钱的商业市场之一。

随着直播的兴起,这些二批们找到了新的致富法宝,他们通过自建直播团队,或寻找雪梨、薇娅等带货主播们进行“货找人”,一个主播日GMV上百万时常有之,仅抖音一个平台,2020年男装女装直播GMV就达到了89亿元。

 

于是,直播、批发、服装加工、打版、设计,共同支撑起了广州万亿服装产业链。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这些批发市场,是设计师刘菁菁最经常逛的地方,在服装领域上过班、创过业,既熟悉批发市场的门道,又理解供应链的辛酸,身在此行,既理解又无奈。

01

给网红打工很卷

“不怕杭州货比货,就怕网红来找茬”

 除了像雪梨等垂直做服装的KOL,薇娅这一类综合类头部KOL也开始绕过品牌商,开始赚微笑曲线利润最高的设计和销售,仅仅把中游利润最低的加工外包出去。

 

除了薇娅,其他综合类带货KOL也悄然入局:快手一哥辛有志以其关联公司前后入股了儿童服饰企业“起步股份”、“大连源致广隆贸易有限公司”;跨界主播罗永浩间接入股了服装品牌“重新加载”、“杭州穿针引线”和“杭州荣生向力”。

辛远控股入股大连源致广隆贸易有限公司(图源:企查查)

“卷是常态,竞争很大”,是这个行业后最真实的情况。

 

为了能够连连不断设计爆款,最简单的方法是“借鉴”,今天做出一个款式,明天隔壁能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因为客户和业内的默认,设计师们的明争暗斗时有发生;同时,每天要投入更多的时间,画出尽可能多的图。

服装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竞争都很大。

纺织服装加工产业链(图源:中商产业研究院)

 

除了服装批发的店铺、上游制衣工厂自建产能需要资金、厂房的投入提高了进入门槛,服装产业链的其他环节的进入门槛都不高。

淘宝网红造成的威胁,主要就是这两年被市场追捧的柔性产业链。

 

按照之前的合作模式,这些批发市场老板娘们是一批,淘宝网红们作为二批找一批拿货,再到淘宝上进行售卖,市场井然有序,这种模式下,消费者在淘宝买了完全不需要等待,基本拍了就能发,因为二批有库存。

 

而现在,越来越多的网红们采用“预售”的模式,先到批发市场拿版,拿到版以后拍照上架淘宝做预售,预售期限为15/20天,长则达到45/90天。

该网红店预售发货期限为45天,是非常长的期限(图源:淘宝)

 

网红们利用这个发货时长,利用原先在一批拿到的版,但绕过一批直接找工厂做货,实力雄厚点的工厂,7天左右就能做出一批出来。

 

这对一批来说确实挺受伤的,辛辛苦苦拿的版很快就被抄袭,不过没有时间悲伤,出现一类就像同行传递这个消息,避免其他更多人的损失。

 

网红、KOL入局,设计师的同业竞争,不进则退,但前进,却困难重重。

02

扩张之难

“利润低、接单难持续,倒闭之前没有任何预兆”。

客户一个辅料需求,要来回跑多次才能确定下来(图源:刘菁菁)

 

一是疫情过后国内的订单模式不稳定,活不下去倒闭的工作室太多了”,之前有一个一百多平米的男装设计工作室,卡宾等国内品牌是它的客户。2020年末,这家工作室换了一个三百平米的工作室并进行了搬迁,但过了一个年,可能是某个订单出了点问题,加上房租高企,三月初就关门大吉了。

第二个原因,工作室本身利润水平就不高。

“12%,还不算其他水电、铺租等其他费用“,谈及每一单利润的时候,一个最高的毛利率。“客户的需求简单的我就收少一点,复杂的我就要收多一点,即使是多收,这个毛利最多也不超过12%“。

 

小型贴牌服装设计工作室收入成本构成(图源:五环外整理)

利润低、疫情后订单不稳定,用什么进行扩张呢?

03

如何走出困局?

正值春节之际,过年在很多人心里都是欣喜的象征,而在服装人眼里却并非如此。

年末的十三行等批发市场,用极低的价格清仓,春节不营业但也要负担高昂的铺租。

 

新中国大厦早早就春节放假(图源:小红书用户@识饮识食Kayan)

 

对于服装厂,年还没过就已经惆怅来年的招工问题,因为年末的工人流失率很大。

服装工业园门口摆满了招工牌,为年后做储备(来源:邓萱儿)

 

做服装是个繁琐且枯燥的过程,无论哪个环节,上班的局中人面对薪酬低、没有保障、工作重压前途渺茫;创业的服装人面临经济下滑需求下降、资金压力大,想要在这个红海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步步艰辛。

而整个广州的服装业,也陷入了一种难以进行产业升级的恶循环,目前的服装加工、贸易“挤不出高利润–给不了从业者高工资和保障–为了订单的持续性不愿做更高端服装类别–后续利润没有上升空间–人员继续流失–继续挤不出高利润。”

 

  为了促进服装行业信息化交流,推动企业数字化变革,由全国时尚行业CIO共创会指导,SFCIO时尚行业CIO与扬歌文化主办的“影刀RPA|七届中国时尚行业转型高峰论坛暨时尚行业CIO峰会”将于7月23日拉开帷幕。大会将围绕“数字化、创新性、品牌力、跨境通”等多个维度主题,将邀请不同版块的解决方案商及十多个头部零售品牌专家共同为时尚行业的同仁奉上一场知识分享的盛宴,锁定我们“时尚行业CIO”公众号,关注“时尚行业CIO”视频号,我们一起来见证这疫情当下最能推动行业信息化的时刻!

往届精彩:

2017•第二届中国时尚行业转型高峰论坛暨中国时尚行业CIO协会夏季峰会完满收官

2018零售·嬗变·回归 | 第三届中国时尚行业转型高峰论坛暨时尚行业CIO峰会完满收官

2019第四届中国时尚行业转型高峰论坛暨时尚行业CIO夏季峰会圆满落幕!

热烈祝贺2020·第五届全国时尚行业转型高峰论坛暨时尚行业CIO夏季峰会圆满成功

快讯!热烈祝贺第六届中国时尚行业转型高峰论坛暨时尚行业CIO夏季峰会圆满落幕!

扫描二维码或添加微信SFCIO_020

可咨询华南服饰圈商务合作!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时尚行业C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