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俱网(www.CIOClub.net)时尚消费品企业转型及精英汇集的共创平台

  • 公司地址
    中国,广东,广州
  • 联系电话
    171-0185-4090
  • 早教行业,“毁于”加盟

早教行业,“毁于”加盟

行业资讯 | 2023年9月28日 15:14

文丨关樾 出品丨消费最前线(xiaofeizqx) 近期,被早教机构坑了的家长越来越多。 7月中旬,美吉姆(需求面积:400-800平方米)广州增城永旺店决定关店,一位家长称,5月的时候自己给2岁的儿子报了美吉姆的课程...

文丨关樾

出品丨消费最前线(xiaofeizqx)

近期,被早教机构坑了的家长越来越多。

7月中旬,美吉姆(需求面积:400-800平方米)广州增城永旺店决定关店,一位家长称,5月的时候自己给2岁的儿子报了美吉姆的课程,课程还没上完,负责人就告诉我,说机构资金链出了问题,只能安排其他门店为学员授课,但“想要退费,现在基本不可能”。另一位杭州的家长,也接到了类似的通知,“前一天还在正常上课,突然就关停了”。

跑路的早教机构也不在少数。长沙市民张女士前几日带着小孩来一家名为七田布睿恩的早教机构上课,发现机构已经关门,“里面看起来空荡荡的,感觉一些东西都被搬走了”。

近几年来,随着家长对于孩子的学习教育越来越重视,以及“鸡娃”之风盛行,使得早教行业迅速发展成为一个火热的市场,但这种发展在遭到疫情时截然而止了。疫情的发生,让这种线下机构尤为受到波及,仅是商场租金就让不少机构不堪重负,倒闭潮涌现。

可如今疫情结束,早教机构却似乎没有迎来预期的复苏,这是为何?

加盟商跑路,早教品牌“跌落神坛”

早教这一理念,源自海外,最开始在北上广等发达城市铺开,前几年“鸡娃”之风在这些一线城市盛行,早教的教育理念恰恰迎合了家长们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共同心理,所以早教市场得以快速发展,并逐渐向其他城市下沉。

然而,从去年开始,早教机构在多个一线城市批量倒闭,甚至呈现出区域性“覆灭”。

去年7月底,重庆一位家长称重庆大学城的金宝贝门店紧闭大门,对此有点担心,紧随其后,金宝贝重庆中心发布了“辟谣”声明,声明称,金宝贝重庆每年都有高温假,属于企业的正常行为。但仅隔10天左右,金宝贝重庆中心深夜发文,称自2022年8月12日起,金宝贝重庆7家校区将暂停运营。

今年,美吉姆在广州、杭州、成都等地也上演了类似的一幕。以广州为例,广州地区门店一连几个一夜关门,人员无法联系,消费者退费、转课无门,被一拖再拖。公开信息显示,最高峰时期广州最多有16家美吉姆,到目前官网上显示只有8家在营业。

在美吉姆和金宝贝出现倒闭潮之前,上海、福建、广州、深圳等多城市的七田真早教机构门店,早已相继关闭。到目前为止,七田真在国内到底还有几家门店,都无从得知。

早教机构大规模闭店后,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退费,尤其是一个城市内该品牌的线下门店几乎“全军覆没”,这导致不少门店通常既没有足够的资金退还费用,而且也找不到机构承接未上完的课程。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早教机构直接跑路,家长们根本找不到负责人,因为这些机构多是加盟商,加盟商跑路,品牌往往一句加盟门店“独立注册、自主经营”,就把自己撇了个干净。

但是,加盟商的经营不善和批量关闭已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无论是家长还是加盟商,现在都对早教和早教行业缺乏信心,这导致头部早教品牌们正在失去国外教育理念所赋予其的“光环”,信誉度大大受损。

尤其是加盟商,在国内生育意愿下滑的大环境下,业内对早教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早有质疑,如今加盟机构的大面积关闭无疑让剩下的人惴惴不安,心生退意,同时也阻碍了新加盟商的进入。而对于依赖加盟制存活、靠加盟商赚钱的早教品牌来讲,这显然是最大的危机。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美吉姆签约的加盟商共466家,与2021年的548家相比,净减少82家;至于金宝贝、七田真…加盟机构倒闭的消息仍在继续传来。

早教品牌吃下加盟制的苦果

仔细看广州、杭州、重庆等城市的早教机构,你会发现早教机构在某一城市之所以会一夕之间全部“覆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加盟机构的背后往往是一个人。

如重庆的金宝贝,金宝贝重庆7家校区归金宝贝重庆中心,金宝贝重庆中心的运营主体则是重庆市旭之恩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为3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黎某。

金吉姆在多个城市的门店也均为加盟店,多家门店的股权结构高度相似。在西南某中心城市,2017年,该中心由当地地产老板杨晓喻、杨柳夫妻入局经营。起初,他们总共接了4家美吉姆中心,而仅用2年多时间,他们就豪掷逾1500万元,从4家店壮大到9家。可从2020年到2022年,9家中心新学员增速放缓,直至今年1月,美吉姆门店全部停课。

门店扩张,让加盟的早教中心承担了巨大的资金压力,早教机构大规模倒闭的原因也在于此,而这其实是早些年早教品牌急速扩张、跑马圈地的缩影。早教品牌急于靠加盟制占领市场,加盟商纷纷跟风。

有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红黄蓝门店数合计达1298家;金宝贝开设555家儿童多元成长中心,覆盖近200个城市,累计拥有百万中国会员;美吉姆的门店达到503家,新爱婴的门店数量也超过了900家。另据企查查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初,全国“幼儿早期教育”相关的企业注册量达到2.7万家。

早教品牌和加盟商的同步扩张,使得早教机构在各大城市遍地开花,可是这一发展思路反而同时坑了品牌和加盟商。加盟商资金压力增大,品牌只顾扩张而无暇对加盟店的运营管理给出更多的帮助,因此早教的加盟模式极为松散,加盟商确实只能完全靠自己,这极大地限制了早教机构的长远发展。

另一面,早教品牌则走上了只靠加盟商赚钱的道路,由此为其当前的处境埋下了隐患。

以美吉姆为例,2018年,美吉姆方面曾在采访时公开表示,“美吉姆对品牌羽毛一直很爱惜,直营店和加盟店占比一直维持在1:3到1:4之间”。而据2021年数据,公司签约早教中心数量合计562家,其中仅有10家为公司直营早教中心,其余则均为加盟早教中心,比例超过了1:50。

美吉姆可以说是靠收取加盟商的特许经营授权费存活的。根据2022年财报显示,2022年度营业收入较2021年度下降了约1.83亿元,降幅54.26%,其中特许经营收入10305.66万,占比将近67%,是美吉姆营业收入的“大头”。

加盟商的扩增,让早教品牌赚得盆满钵满,可一旦加盟门店减少,早教品牌的营收便直下下滑。2020-2022年,美吉姆分别亏损5.71亿元、2.46亿元、6.1亿元,合计亏损金额超过14亿元。

无人拯救早教行业?

进入早教行业,最常见的方式就是加盟。因为像美吉姆、金宝贝这样的大品牌,有现成的课程体系和管理模式,加盟之后,也能最快吸引生源。正是这种对于品牌的依赖,让早教品牌占尽主动权。

一位早期的从业者表示,“当时我们考察过,比较成熟的品牌差不多都得近100万元,没办法,现在是卖方市场,人家说了算。”

加盟商的钱太好赚,给早教行业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早教品牌只做加盟商的生意,直营店的发展基本停滞,甚至一些早教机构根本不建直营园,只做加盟。

这种“纯粹”的利益关系,导致总部和加盟商的关系极为淡漠。去年金宝贝重庆中心宣布7家门店关闭,有媒体拨打金宝贝早教总部客服电话,对方表示重庆中心确为加盟店,但总部也是消息公布后才知道闭店;美吉姆每次被曝出加盟中心闭店,总部都搬出同样的话术—“它们都是独立注册、自主经营”—言外之意,跟我们无关。

头部早教品牌其实也不完全是撇清关系,更本质上是有心无力,因为资本也在考虑抛弃他们。

2016年,前身为三垒股份的美吉姆获“中植系”入主。获得控股权后,“中植系”开始筹谋三垒股份的彻底转型,于2018年收购天津美杰姆100%股权,作价33亿元,2019年正式更名为“美吉姆”。而根据《收购协议》,交易对方承诺美杰姆公司在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将分别实现净利润1.80亿元、2.38亿元和2.90亿元。

2018年、2019年,美杰姆公司实现了业绩承诺,但2020年,美杰姆业绩出现较大滑坡,随之而来的还有疫情影响下几近停摆的早教市场。

中植系会不会继续支持美吉姆?2018年,中植集团之所以选到了早教这一块的投资标的,是因为当时教育板块比较热,而现在别说早教,整个教育领域都进入了低谷。纵观 2023 年上半年这几月教育行业的融资情况,可以明显发现月融资总额在持续走低,数据已从 2023 年一季度每月以“亿”为单位计入,下滑到二季度每月以“万”为单位计入。

早在2020年,我国早教行业投融资事件数量就大幅度下降,为20起,同比下降75.61%,投融资金额为27.8亿元,同比下降68.52%。

在我国,头部早教品牌的掌控人大多都不是教育行业出身,像美吉姆,背后是中植系,金宝贝则是江苏飞翔集团,一个化工起家的实体巨头。他们选择跨界早教,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利益,试图从教育板块资本化的热潮分一杯羹,但如今这一希望已然被打破。

根据美吉姆发布的公告,公司原董事长俞建模于2023年5月5日-2023年5月11日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以4.5元/股的减持均价减持了120万股美吉姆公司股份,减持比例0.15%,套现540万元;俞建模一致行动人张源,截至2023年3月27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446.65万股,减持比例为0.54%,套现2347.57万元。

大股东的减持,让机构、加盟商和家长的信心更为下滑。

早教行业,或者说整个教育市场,虽然在巨头及其资本的助推下快速成长,可教育不能仅沦为一门生意。尤其是像明星餐饮加盟这样的生意,明星餐饮的倒塌,早已为早教行业拉响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