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俱网(www.CIOClub.net)时尚消费品企业转型及精英汇集的共创平台

  • 公司地址
    中国,广东,广州
  • 联系电话
    171-0185-4090
  • 仅靠概念与营销,蕉下的“增长神话”并不美好

仅靠概念与营销,蕉下的“增长神话”并不美好

行业资讯 | 2023年4月18日 15:36

作者丨关键帧 编辑丨Han 3月以来,蕉下品牌营销动作不断。先是发布了配有歌手谭维维音乐的品牌视频《惊蛰令》,次月又联合导演张大鹏和唱作组合房东的猫,发布了TVC《所有的太阳》。两个视频都将走向户外、发现...

作者丨关键帧

编辑丨Han

3月以来,蕉下品牌营销动作不断。先是发布了配有歌手谭维维音乐的品牌视频《惊蛰令》,次月又联合导演张大鹏和唱作组合房东的猫,发布了TVC《所有的太阳》。两个视频都将走向户外、发现美好作为主题,并宣传其今年发布的全地形户外鞋和“暴晒级”防晒衣。

与此同时,蕉下还官宣华语乐坛天王周杰伦作为品牌代言人,联合艾瑞咨询发布《轻量化户外行业白皮书》等等,一系列新一轮“烧钱”的营销动作,都指向“轻量化户外生活方式品牌”这一新定位。

在此之前,蕉下已经为港股IPO上市冲刺一年左右。2022年4月8日,蕉下首次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此后未更新失效;2022年10月,蕉下再次更新递表港交所。如今,这突如其来的“轻量化户外”概念,似乎不仅昭示着蕉下不愿止步于防晒的“野心”,更流露出其想要讲出“新故事”的急迫。

但在防晒赛道日益饱和、户外领域早已满员的环境下,蕉下这个筹谋的这个“新故事”,真的能成为说服市场与资本的“未来蓝图”吗?

01

为何急于挤进户外赛道?

2013年,蕉下推出了第一款防晒产品“双层小黑伞”,反复强调这把双层小黑伞具有“防晒黑科技”,隔热和遮阳效果都大大超过普通的黑胶涂层。在一把天堂伞不足50元的市场环境下,蕉下却把小黑伞价格定在200元以上。

仅靠概念与营销,蕉下的“增长神话”并不美好

▲图片来源:蕉下Beneunder微博

2017年,蕉下再推出的“胶囊系列防晒伞”,价格更是进一步提升到了299元一把,吸金能力异常凶猛。从不同的品类营收来看,2019年防晒伞还是蕉下营收的绝对支柱,占比高达86.9%。

但爆品策略不宜“长期持有”。在“小黑伞”吸金的同时也不乏质疑声音出现,有媒体认为“市场上标注具有UPF50+防晒效果的伞具定价大多位于20-50元,对比来看蕉下的防晒伞价位太贵;而博主“老爸测评”的测试数据则显示,蕉下面部位置UVA阻挡率达到99.9%,天堂伞UVA阻挡率为99.8%,按此对比来看,蕉下所谓的“防晒黑科技”的优势并不明显”。

此时,蕉下似乎也意识到伞具行业天花板不高,发展空间也相对狭窄,于是持续向全系列防晒扩张,2019年开始推出防晒口罩、防晒衣、防晒帽等。仅仅过了两年,服装收入占比增长到29.5%,墨镜、口罩等其他配饰类产品的收入占比也增长到了25.4%。凡是可以卖钱的服饰类产品,蕉下都做了一遍。而随着防晒市场不断增长,其它诸多有实力的品牌开始与蕉下“厮杀”。

首当其中就是同样擅长线上营销的蕉内。虽然它此前一直定位为“内衣品牌”,但在去年却突然官宣王一博、周冬雨为品牌代言人,一口气推出了全线防晒产品。

目前,蕉内的京东旗舰店中,男女防晒服已推出多达30多款,防晒帽有18款,防晒冰袖9款,除此之外还有防晒裤和防晒口罩等品类;且如果仅仅从外观来看,二者不管是防晒衣还是冰袖等基础产品差异并不大,价位也相差无几。另从京东官方旗舰店的关注度来看,蕉下的149万对比蕉内的216万也颇显弱势。

除了“双蕉”竞争,有众多强力玩家也在切着防晒蛋糕。在蕉下出现之前,专业的防晒品牌就已经陆续登场:2011年,来自中国台湾的UV100和新消费品牌Oh sunny就带着它们的防晒服走进了市场;韩国VVC更是以娱乐圈都喜爱的遮阳帽出位,赢得不少市场份额。

京东数据显示,2022年“6·18”电商大促初期,蕉下成交额同比增长130%,而Oh Sunny爆款防晒衣成交额也同比增长200%,VVC遮阳帽成交额同比增长120%。即使现在在京东搜索“防晒衣”,Oh Sunny的产品也领先蕉下排销量第一;同类销量前五的产品中,也是这三个品牌的产品势均力敌。

网红品牌之外,探路者、骆驼、迪卡侬等户外品牌,安踏、JEEP等运动品牌;优衣库、UR等快时尚品牌;甚至专注于特定领域服饰的波司登等品牌也都加入了防晒大军,“成团狙击”切割市场销量。

在强者如林的时常环境下,蕉下“防晒”的基本盘也开始出现裂痕。2022年上半年,蕉下总营收22.1亿元,同比2021年上半年12.19亿元增长81.3%;对比其2019年至2021年高达150.1%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速度开始出现明显放缓。

而显然当防晒这一“增长神话”过去时,蕉下就需要“轻量化户外”这个新故事,但可惜的是户外市场早已满员。

02

户外市场难有一席之地

中国国内的户外中高端市场,几乎长期被国外一二线品牌及少数国内品牌垄断。如ARC’ TERYX、Columbia、The North Face、CAMEL、JackWolfskin、MARMOT几大蜚声国际的海外品牌,以及探路者等少数国内品牌。

这些品牌最早成立于1938年,最晚成立于2005年,他们当中的大多数所拥有的深厚户外品牌文化、成熟的技术研发体系、经典热卖产品等,都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比拼的。

尤其是在技术研发及产品创新方面,蕉下这样的新消费品牌很难比肩。2022年安踏体育研发投入金额高达12.79亿元;2019-2021年蕉下的研发开支为1990万,3590万及7160万,2022年上半年研发开支为6320万元,全部加在一起仅占安踏体育年投入的六分之一。

仅靠概念与营销,蕉下的“增长神话”并不美好

▲图片来源:蕉下Beneunder微博

同时,安踏集团这样的休闲运动巨头也牢牢把控着很大的市场。据安踏体育业绩公告,2022年营收达536.5亿元,已超过耐克中国市场营收514.22亿元;作为营收贡献主力的时尚运动品牌FILA就带来了215.2亿元营收。另报告期内,安踏旗下包含迪桑特及可隆两大户外运动品牌所在的“其他品牌”也增速表现亮眼,实现营收44亿元,同比大涨26.1%。

这三大品牌在户外运动市场都是强劲对手。斐乐品牌近年来像Nike推出ACG、adidas推出TERREX一样,拓展了户外业务线探索系列;迪桑特专注于滑雪、高尔夫、铁人三项等三大户外运动,近年来知名度越来越高;可隆深耕露营、徒步等轻户外生活方式,在去年天猫双十一,紧随The North Face、CAMEL、Columbia三大品牌其后,成为了户外/旅行用品品牌销售榜单的第四名。

不仅是大品牌们高手云集,新竞争对手也如雨后春笋萌发不休。近两年,随着疫情带来的产业爆发,新成立的户外公司众多。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户外运动相关企业20.4万余家,企业数量大幅增加也让户外产业的竞争更加激烈。

据蕉下宣传内容来看,未来起轻量化户外要主打1公里生活圈、城市户外、城郊户外、山野户外。刨除山野户外这个极其专业的领域会与大品牌遭遇,在更广泛的城市与城郊的“大户外”上,蕉下以轻量化定义衍生的一系列产品也难免会碰壁。

03

“轻量户外”能写出增长神话吗?

首先碰壁的就是蕉下此前的秋冬季产品,保暖打底衫、抓绒外套以及帆布鞋等,被媒体评为“优衣库化”。但这些“雷同”的SKU,面对优衣库这样强大的巨头如同以卵击石。以保暖打底衫为例,不仅有蕉内Celwarm系列自发热内衣这样的竞品存在,优衣库HEATTECH这一系列更是已经走过17个年头,作为经典产品拥有众多拥趸。

此外,在市场规模与产品品类上,蕉下无疑也有极大的差距。2022财年,优衣库在中国市场实现营收5385亿日元,约占其总营收的四分之一;同时,在2022年双11,优衣库更是位列天猫服饰时尚榜单和男装榜单的第一。品类方面,虽然优衣库1000左右的SKU,跟ZARA等快时尚品牌相比较少,但如与新消费品牌对比也是绰绰有余。

仅靠概念与营销,蕉下的“增长神话”并不美好

▲图片来源:蕉下Beneunder微博

而蕉下此轮主推的“轻量化户外”,后续或也难逃迪卡侬这等竞争对手的狙击。自2003年进入中国,迪卡侬目前全国门店已超100家,其产品线也非常丰富,仅在官网就列出了48条运动支线,65个子品牌,不仅适用田径、篮球、足球这些日常运动,还包括马术、攀岩和浆板等小众运动。

据法媒报道,迪卡侬2022年净销售额已达到154亿欧元,再创纪录。与优衣库一样,中国同样是迪卡侬的第二大市场,也是增长最为迅猛的市场。数据显示,2022双11迪卡侬销售额同比增长280%;618期间,迪卡侬京东成交额同比增长超过去年5倍,进入中国市场20年,目前仍呈现“高规模+高增长”态势。

综合来看,纵然户外市场确有极大上升空间,但这广阔的市场对蕉下这样的新消费品牌来说依然是夹缝求生。一是像蕉下这样的新消费品牌,主要靠爆款和线上获得高增长,但爆款策略显然不适合户外领域。

试想当消费者想要购买户外鞋,有太多品牌都有同类商品可以选择,消费者未必愿意为了“周杰伦同款”几个字一定要在线上购买蕉下。例如,蕉下天猫旗舰店惊蛰鞋新品,目前的最高销售量只有600+,显然这样的销售数据对比此轮营销投入非常单薄。

同时,户外领域似乎也无法营销=增长。防晒相比户外还是一个普世化需求,适用人群广、消费频次高,所以也相对适合网红带货;但户外则是一个爱好群体小、消费频次低的小众领域,相比营销消费者更注重专业度,网红带货效应或许将会直接失效。

户外难讲故事,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市场原本更习惯长期的品牌沉淀,很难被一个代言、一个广告就完全打通。且几十年来,众多户外品牌积累下的线下销售网络、丰富的SKU、产品设计等,也都不是蕉下这类新消费品牌短时间可以匹敌的。

结语

欲冲击IPO,为自己塑造“新故事”本属正常。但蕉下或许应意识到即使户外市场再大,没有抗打的产品,仅靠概念与营销,很难再写出“增长神话”。如想进军户外市场,还需要沉下心做更多钻研,打造出系列真正有差异化、有竞争力的产品,通过研发创新及口碑积累做好轻量化户外的品牌。

参考资料:

1.首席营销官丨一把伞200元!蕉下的“黑科技”有多少是智商税?

2.财经天下丨谁在制造紫外线焦虑?

3.腾讯-氢消费丨升级轻量化户外,蕉下成不了“蕉外”

4.钛媒体丨“双蕉”难辨,防晒智商税年轻人总在交双份

5.凤凰网丨蕉下 , 没有“退路”

6.人民资讯丨夏日上演“全副武装” 多品牌抢滩防晒服市场

7.中国商报网丨蕉下IPO:增速下滑、估值增长停滞、翻倍合作KOL带货销售额却不增反降

8.搜狐网-神州财经丨超过耐克!3000亿元巨头成中国市场第一!

9.证券市场周刊丨户外产业高增长时代已来

10.市界观察丨优衣库,4年在中国赚了200亿

11.新浪网-INSIGHT视界丨迪卡侬,从“土味天堂”到“中产标配”

12.金融界丨原报告|迪卡侬的“另类”经营

END